Author: hanson

[为不上班刀插自己]_为不上班刀插自己 自编自导一场“抢劫案”被警察识破-假扮妹妹20年

一男子认为受伤了就可以休息不用去上班,便不惜自残,自编自导了一场“抢劫案”。 7月4日,南明警方通过缜密侦查,识破了该男子谎报警情的违法行为,并对他作出拘留5日、罚款200元的处罚。

7月4日16时许,“受害人”马某报案称,他在贵阳市南明区建材巷被人持刀抢劫,并被人用刀杀伤。接到报案后,沙南派出所民警迅速派员展开侦查。经调阅现场监控录像,民警又带“受害人”马某到现场,但他始终讲不清楚事发时间和地点,却一直坚称被抢劫了。 根据马某描述,民警加大对周围路口的巡逻力度,但直至下半夜也未发现可疑人员。为尽快破获案件,民警调取附近几个路口的监控录像,经过一天的排查民警未发现可疑人员,这让整个案件顿时陷入了僵局。 不过,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办案民警发现,报警人马某描述的案发时间和案发经过存在许多疑点。办案民警再次详细询问马某发案经过及过程,并查看了大量视频资料,发现马某所描述的与视频资料完全不符合。面对办案民警的质疑和有力的视频证据,马某羞愧地承认这是他自编自导的“抢劫案”。 马某交代,他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以为受伤了就可以休息不用去上班了,才自残谎报警情。 据了解,马某的大腿已被缝了5针,并受到上述处罚。 警方提醒市民群众,骚扰100、谎报警情危害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条第(二)项规定:谎报案情,影响行政执法机关依法办案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罚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的罚款。

相关的主题文章:

六年级女生放学后离奇失踪 邻居大叔却没了踪影 Six grade girls mysteriously disappeared after school, neighbor uncle has disappeared-男子刮宝马车留条



六年级女生放学后离奇失踪 邻居大叔却没了踪影

女生放学离奇失踪

“医院发现这名男子十分眼熟,便立即报了警。”6月23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从宿迁警方处了解到,日前,淮安市淮阴区三树镇蒋集九年一贯制学校发生一起侵害案件,该案嫌疑人赵光道于6月22日在宿迁市自杀未遂后被警方抓获,现已移交淮安警方,案件正在侦办中。

  淮安六年级女生小芳(化名)就读于淮安市淮阴区三树镇蒋集九年一贯制学校,6月14日,小芳失踪。“通过监控,最后一次看到小芳是在6月14日中午11点20分08秒离开学校。”据该校负责人介绍,按照学校规定,6月14日下午2点10分之前,小芳就应该到校,班主任老师发现其没有到校起初以为是生病或逃学,没有往刑事案件上去想,就查找小芳父母的联系方式,可惜的是,小芳父母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一直到晚上查房,小芳也没有出现,于是开始发动大家四处寻找,仍无果,此时班主任想到,小芳以前曾办过保险,通过保险单终于查找到小芳父亲的联系方式。6月15日,小芳父亲从外地打工赶回家,与校方一起向警方报案。 警方通过调阅学校附近监控发现,小芳中午放学后,下午就没有进入校园,随着警方的查找发现,6月15日晚,在蒋集车站路面监控中有一人推着小芳的电动自行车,尽管视频画面很是模糊,但小芳的家人一眼就认出此人就是他的邻居——65岁的赵光道。 据学校负责人介绍,根据他们后来了解,嫌疑人与小芳家关系很好,小芳有时就在嫌疑人家中吃饭,小芳失踪后,警方也曾找过嫌疑人了解情况,而嫌疑人赵光道也很是热心的询问小芳的下落,再加上15日晚上的监控,关于小芳失踪,警方锁定赵光道有重大嫌疑,但此时,已有发觉的赵光道已逃跑,淮阴警方于是迅速发布协查通报,并在6月21人对外发布5000元悬赏通告。 逃至宿迁后企图自杀,现已被移交至警方 记者了解到,6月21日下午,淮安市公安局指挥中心随即联系宿迁市公安局,请求帮助。宿迁市公安局接报后,立即组织开展宣传发布工作,宿迁公安微警务公众号当日发布悬赏通告,并组织嫌疑人可能逃往的泗阳、沭阳两地警方微警务同步发布。 随后,在6月22日凌晨,一名疑似割腕的中年男子倒在宿迁市区洪泽湖西路附近,有好心人拨打了120,将他送至附近医院救治。“伤者比较可疑,疑似自杀,又对自己的身份支支吾吾地说不清。”该院医生介绍,该名男子的反常举动引起了院方的怀疑,这时有医护人员发现,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就有这位伤者的照片,他就是赵光道。 记者从宿迁警方处证实,院方通过宿迁警方微信平台和朋友圈内传播的悬赏通告证实,这名伤者就是警方正在通缉的赵光道后立即向警方报警,随后宿迁警方对该男子进行控制,并于6月22日下午,将其移交至淮安警方。目前,赵光道因自杀未遂在医院抢救,而小芳暂时没有下落。目前该案警方仍在加紧侦办中。 Six grade girls mysteriously disappeared after school, neighbor uncle has disappeared The girls were mysteriously missing after school   "The hospital found that this man is very familiar, they immediately called the police." June 23rd morning, the modern express reporter learned from Suqian police department, before the three tree town of Huaiyin District of Huaian City, Jiang Jijiu school occurred in cases, the suspect Zhao Guangdao Dutch act attempted in Suqian city in June 22nd after being arrested by the police, has been transferred to the Huaian police, the case is under investigation.   Huaian the sixth grade girls Xiaofang (a pseudonym) at three Jijiu Jiang trees in Huaiyin District of Huaian city town school, June 14th, Xiaofang missing. "By monitoring, the last time I saw Xiao Fang is to leave the school at noon on June 14th at 11:20 in 08 seconds." According to the person in charge of the school, according to school regulations, before June 14th at 2:10 in the afternoon, you should come to school teacher Xiao Fang, found no school at first thought it was ill or not to play truant, to find a criminal case, Fang parents contact, unfortunately, Xiaofang parents did not leave any contact method, until the evening the rounds, Xiaofang did not appear, so we started looking around, still to no avail, the teacher thought has been done before, Xiaofang insurance through the insurance policy and finally find Xiaofang father contact. In June 15th, Xiaofang father hurried home from working in the field, together with schools to the police. The police through access to surveillance found near the school after school at noon afternoon, Xiao Fang, did not enter the campus, with the police to find that, in the evening of June 15th, Jiang set station road monitoring one pushing electric bicycle Xiaofang, although the video screen is very vague, but small Fang family recognized this person is his neighbor, 65 year old Zhao Guangdao. According to the person in charge of the school, according to their understanding of the suspect and later, Xiao Fang is a very good relationship, Xiaofang and sometimes on the suspect’s home for dinner, Xiao Fang’s disappearance, the police have been looking for the suspect to understand the situation, and the suspect Zhao Guangdao is also very enthusiastic about Fang’s whereabouts, and monitoring on the evening of 15, a Xiaofang is missing, the police locked Zhao said a major suspect, but at this time, Zhao Guangdao has been found to have fled, police in Huaiyin and quickly released xiechatongbao, and in June 21 released 5000 yuan reward notice. After attempting to commit suicide in Suqian, he has now been transferred to the police Reporters learned that, in the afternoon of June 21st, the Huaian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Command Center immediately contacted the Suqian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asked for help. Report of the Suqian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immediately organize publicity release, Suqian public security police micro public number day issued a reward notice, and organize the suspect may flee to Siyang, Shuyang police police released micro. Subsequently, in the morning of June 22nd, a middle-aged man suspected of cutting wrist falls in Suqian District, Hongze Lake West Road, there are good people dialed 120, he was sent to a nearby hospital for treatment. "The more suspicious, suspected Dutch act of their identity, and stammered unclear." The hospital doctor, the man’s abnormal behavior aroused the hospital’s suspicion, when there are medical personnel found in his circle of friends, there is the injured man’s photos, he is Zhao Guangdao. Reporters from the Suqian police department confirmed that the Suqian police reward notice spread through the WeChat platform and the circle of friends that this person is Zhao Guangdao is wanted by the police immediately after the alarm to the police, then Suqian police to control the man, and in the afternoon of June 22nd, its transfer to the Huaian police. At present, Zhao Guangdao has attempted Dutch act in the hospital, Xiao Fang has no whereabouts. At present, the case police are still stepping up investigation.

相关的主题文章:

[四川4.9级地震]_四川4.9级地震系汶川地震余震 40余户房屋受损-公职人员上班睡觉

四川省地震局获悉,该省广元青川县发生的4.9级地震属汶川地震余震,此次地震已致40余户房屋轻微受损,无人员伤亡。

据了解,地震发生后中国地震局、四川省地震局、青川县防震减灾局通过视频连线,通报震情灾情,紧急研究地震应急处置工作。四川省地震局还召开了震情紧急会商,收集震情灾情,要求相关台站加密监测,密切监视跟踪震情发展变化。

地震发生后部分路段出现落石。网友供图
地震发生后部分路段出现落石。网友供图

四川省地震局表示,此次地震属汶川地震余震。四川省地震局派出的现场5人工作组于17日中午12时抵达震区,初步了解当地震情后,与广元市防震减灾局、青川县政府、青川县防震减灾局组成地震联合调查组,赴震中楼子乡明水村实地调查灾情,开展地震现场应急处置工作。

前方工作组称,楼子乡明水村少量民房受地震影响出现墙体轻微开裂、屋顶掉瓦现象。楼子乡境内出现几处山体滑坡现象,未对交通、通讯造成影响。至17日下午15时02分,未收到人员伤亡情况报告,后续情况仍在进一步收集中。

另据中国地震台网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四川共发生3级以上地震27次,3.0至3.9级有21次,4.0到4.9级有6次,5.0级以上无。最大地震是3次4.9级地震,分别是2017年1月28日宜宾市筠连县4.9级地震、5月4日宜宾市珙县4.9级地震和7月17日广元青川县4.9级地震。

目前,广元青川震区生产生活秩序正常,民众情绪稳定,震情收集等工作仍在进行中。相关的主题文章:

[为哄母开心扮妹妹]_为哄母开心扮妹妹,50岁大叔穿20年女装-周迅被曝离婚

男子为哄母开心扮妹妹

01

近日一段女装视频引起了网友关注,视频中一位穿着旗袍的“女子”,骑着一辆三轮电动车,车上躺着一位瘦骨嶙峋的老人,老人虽然已经瘫痪,但是精神头非常好,说话底气十足,看来这位"女子"照顾得非常周到。

02

实际上这位“女子”是老人的儿子,老人还有一个女儿,二十多年前去世了,失去女儿的老人因此精神变得不太正常。男子为了让老太太开心一点,于是买来了女装穿上扮演故去的妹妹,老人一看“女儿”又回来了,开心的不得了,于是便让儿子一直穿着。

03

儿子为了哄老人开心,便一直穿女装,没想到一穿竟整整二十年。由于男人穿女装一直被视为变态行为,因此这位男子也就一直没有找到女朋友,工作也丢了,但是男子表示只要能让母亲开心,自己委屈一点没什么。目前这名男子靠卖唱、吹笛子养活老人和自己。

古有花木兰,扮男替父从军

今有桂林男儿,扮女哄母

在微博上很多人被这个孝子暖哭了

纷纷为这位男子的行为点赞!

“大叔为了安慰妈妈,照顾妈妈,能放下面子这样做,真的值得赞一个”相关的主题文章:

[杨振宁遗产分配]_杨振宁遗产分配闹剧:翁帆你到底图什么?-网络直播底线失守

昨晚刷微博看到一则传闻:杨振宁表示自己的遗产已经分配完毕,妻子翁帆只获得了北京某一高校为杨振宁准备的一座别墅的使用权,而杨振宁与前妻子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则获得全部的现金和资产。
网友立马开启群嘲模式: “太亏了,做了十几年的保姆、帮衬和陪同” “世界上最赔本的生意” “翁帆果然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笑柄” “翁帆傻眼了吧,姜还是老的辣” “翁帆守了十几年活寡,最后啥也没得到,渣男和捞女真是让人恶心透了” …… 这条别人的家事在各大公号和微博大号中转发,甚至人民网都在“今日要闻”板块发布消息。 大家奔走相告:终于啊终于,翁帆处心积虑的婚骗竹篮打水一场空。 其实,如果我们稍用理性分析,就会发现这则消息纯属无稽之谈。 首先,杨振宁和翁帆是合法夫妻,若不是特别做了财产公证,夫妻婚内财产应由二人共同所有,单单是十几年的婚内投资、项目收入就不可能是分文没有; 其次,某高校给杨振宁准备的别墅若他只有使用权,又何来可以作为财产分配?可是,面对这样的低质量造谣,吃瓜群众照单全收。以至于杨振宁助理跳出来澄清,说该消息纯属造谣,也完全得不到网友的回应。大家太希望看到这段婚姻没有好结果,希望十几年前的诅咒一语成戢。 可是,这些或替翁帆不值得、或站在道德制高点拍手称快的网友们从来没有问过:
翁帆在28岁的年纪选择的这条几乎没有人走过的路,她所真正期待的是什么。
其实,如果没有遇到他,翁帆的人生会平凡但也不失光芒。 翁帆生在一个家境优渥的小康之家:父亲精通国学、爱好古典音乐和古诗词,在中国旅行社担任管理岗。 在顺利考入汕头大学后,她依然是学校中的风云人物:参加学校模特队,是学校中的时尚先锋;专业课和学生活动都很出色,老师和同学们都说她:轻言细语、浪漫天真,既是家人眼中不需要操心的懂事闺秀,也是老师心里的模范代表。
整个大学期间,只有染发这一件事,让大家觉得这个安静的女孩也有出跳的一面。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杨振宁和前妻杜致礼1995年前往汕头,参加“世界物理学大会”时,在老师眼中优秀的翁帆,才得以被推荐担任接待一职,那一年,翁帆19岁。
也许是因为感情经历过于简单,翁帆在第一段婚姻里,并没有遇到对的人。这是一个在工作中结识的香港人,无论从容貌、事业、精神世界来看,都只能用“平淡”形容。2002年,二人的婚姻无疾而终。 2003年,杜致礼离世,82岁的杨振宁痛失伴侣,27岁的翁帆错失婚姻,2004年12月24日,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登记结婚。
杨振宁写道: 噢,甜蜜的天使, 你真的就是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 给我的苍老灵魂 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 翁帆则借用罗伯特・弗罗斯特的《未选择的路》的诗回应: 我将轻轻叹息,叙述这一切 许多许多年以后: 林子里有两条路,我―― 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一条 它改变了我的一生。
而面对媒体时,翁帆回忆婚姻中的点滴时说了两个细节: 一次是两个人在日本时,翁帆胃痛,杨振宁默默到楼下准备好麦片粥,一口口喂给她吃; 还有一次在三亚度假,翁帆还没醒,为了不打扰翁帆的睡眠不开灯,杨振宁默默去洗手间看书。 翁帆说:其实我和他说过很多次,他完全不必这样。
相信在二人的生活中,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当有些人无聊的揣测甚至嘲笑他们的床笫之事时,他们的日子就是这样,平凡却也温暖。
你以为翁帆是年纪轻轻作了高级保姆和老妈子,却不知其实在婚姻里,她是时刻被老公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在闲暇的时光,杨振宁会给翁帆出数学题,戏称她是小笨蛋; 一起读书的时候,两人会一起改诗;
去美术馆或博物院参观之前,俩人提前约定各看各的不讨论,出来时再看他们喜欢的是不是同一件作品。
还有逛公园、美术馆、爬黄山,不论在哪里,他们总是相互照顾,十指紧扣。

当普通人在慌乱的婚姻里玩着平衡家庭和事业、亲情和爱情的杂技时,他们只是淡淡的牵起手,享受人生的风景。 也许,你会说,这没什么,谁的婚姻里没有个几幕这般的温情。 可是,这一次,这个男人是女人心中无限崇拜和仰慕的科学巨子,是获得了诺贝尔奖、20世纪下半叶对世界改变影响最大的物理学家,是那个说什么对方都能懂、问什么都能得到人生指引的SOULMATE 和人生导师。毕竟,
年轻的肉体满大街都是,有趣的灵魂一百年才出一个!面对这样的爱情,天知道是不是错过以后,其他的选项全都都变成了将就?
很难说,若不是54年的年龄鸿沟,翁帆怎么能收获这样的爱情红利。就像顾长卫的电影《最爱》里面所说的,“爱越艰难,就越灿烂”。这对遭受了太多世俗白眼的有情人,也许比任何普通情侣都珍惜时间的分分秒秒、日常的点点滴滴。 柴静说:
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对于翁帆来说,没有婆媳大战、没有教养子女的疲惫不堪,他们的生活只是两颗心的平淡相守,两个灵魂的交流碰撞,这样的婚姻,即使没有肉体的欢愉又何妨?
而对于杨振宁来说,这场婚姻是不必靠繁衍子嗣就可以延续生命的感情。2006年,杨振宁接受台湾《联合报》的采访时评价这段婚姻: 一个人到了80多岁,不可能不想到他的生命是有限的。 跟一个年纪很轻的人结婚,很深刻的感受是: 这个婚姻,把自己的生命在某种方式上做了延长。 假如我没跟翁帆结婚,我会觉得三四十年后的事跟我没关系。 现在我知道,三四十年后的事,透过翁帆的生命,与我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如果我死了,一想到你替我活着,就心生温暖;即使我死了,只要你活着,这个世界就和我密切相关。这样的感情,即使不值得羡慕,也让人觉得美好!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段婚姻是多么的公平:一个垂暮将至的生命仰望一个鲜艳活泼的生命;一个求知若渴的学生仰视一个的知识和精神的智者。相比太多太多只有年龄登对的婚姻,这样的爱情真的还不错。
只是,忘年恋的组合一定是会被攻击的:特别是故事中的一位主角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人,那么另一半就一定是心术不正的心机女赌上自己的终生幸福博一个灿烂前途。 所以,如果杨振宁先生活过百岁,舆论就会说:你看,翁帆的短线投资变成了长线套牢;如果杨老先生发生意外,舆评就会唏嘘:一代科学巨匠最终拜倒在石榴裙下不得善终;如果,翁帆获得巨额遗产大家就会想:捞女阴谋得逞;若是没有又会无情嘲笑:你看你看,心术不正果然没有好下场。
28岁和82岁的爱情人设故事,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这剧情不论如何发展都是荒诞的悲剧。可是,我们所“担心”的女主,是在28岁选择了自己的人生,经历过一段失败婚姻的她,并不是傻白甜;而82岁的杨老先生,无论怎么看都是感情中的受益者,历事无数的他好像也不必他人来指导人生。更不必说,翁帆至今已经收获清华建筑学博士学位,她的学历、阅历比大多数吃瓜群众具有压倒性优势。 又想起《这个杀手不太冷》。吕克・贝松说“这是关于两个小孩的故事,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 12 岁,他们都感到失落而他们深爱彼此。”
我们能接受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职业杀手自我救赎一般的爱上12岁的萝莉;却不能接受一位科学家在垂暮之年爱上一个的如此新鲜的生命。
爱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也许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爱情,我们以为的砒霜翁帆却甘之如饴。如果是这样,还请大家祝福这看起来特别的一对共赴灵魂之约。 也许,这就是一个年轻女孩想改变人生的交易,如果是这样,生活的每一天,对翁帆都已是煎熬和惩罚。断然不必再接受我们的指责和道德审判。   回到题目,翁帆在这段祖孙恋中到底图什么? 我只能说,不论图什么,一定不是图财产。一票属于金字塔尖人群的朋友圈、一个杨振宁妻子的名分,一种超越精英的睿智的思维方式,一份远远超过年龄的淡然的心态……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个,都比一栋房子重要得多。 可即便这样,我仍然更愿意相信,这段爱情里有的,是仰慕者的纯粹和垂暮者的怜惜。就像12岁的玛蒂达对里昂说的:“认识你,让我了解了人生。”相关的主题文章: